日志分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前欢杳杳,后会沓沓

<<  < 2008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日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近留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管理中心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个人资料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情链接

 
看bo归来由莲叶的怨念而起的口水
[ 2008-4-8 11:46:00 | By: 桃孜 ]
 

纯粹保留下当时从那迦大人bo爬回来的心情= =

好吧,我承认我的初衷只是为了看mv于是找过来的。。。
不过看到这篇bo实在是大快人心啊。。。!!!

虽然没有看过小钗之前的戏份,但是在这次入魔前,我一直是觉得我没有看过老剧,所以才对后期的小钗无感,因为自己错过了传说里的莲叶相随,传说里小钗的英雄时代,对小钗我一直抱有一份敬重(某只萌日月的爬过。。)

我不知道当年他也被控制过,所以其实之前看到他这段入魔的时候一直很感慨,不知道当小钗醒来的时候,要如何去面对这漫天的血债满手的血腥。但是看这篇bo似乎当年清醒后他也并无悔意或者说是付出代价与承担责任。那么对小钗入魔造杀孽的行为如果说本来我多少还抱有一点同情,现在只有无语了。纵然其他所有人都说,小钗对武林贡献良多,所以过不掩功。。。但是这个事件里唯一最不能也最不应该原谅小钗的,不正应该是他自己么!!!

看到小墨倒下到时候,煽情的ost面前我也只是觉得非常难过。。。但是真正情绪爆发,是在之后看到赭叔对小钗那一击,被赶来的饼挡住(我承认我当时无比怨念饼,虽然俄灾他也是无辜的。)之后小钗终于苏醒,但是镜头一转,雨水晕染开小墨唇边的血迹,赭叔黯然抱着他的尸体缓缓离开。。。当时眼泪就控制不住一片稀里哗啦了。。。

而看朋友之前给我的片段的名字。。。小墨殒命之后的就是赭道长痛扁小钗,相信一定也是一样的心情。。。。唉。。。

我不介意人有过错,甚至自己喜欢的很多角色都不是好人= =,但是对于如何面对自己的态度还是很重要。至今记得,最开始萌上谈谈,就是他坦然说出“净由秽生,明从暗出”的时候~(虽然我也不讨厌他当初的坏,很嚣张很可爱很对俄的盘。。。)~

所以同希望小钗能有成长,这次能真正去承担一些,不然的话,同期待赭叔吧~~~摇旗帜呐喊~~~~~~~

至于小伏,一开始四儿由于小墨断臂到殒命的时候对小伏产生的迁怒,在我看来倒没有很深的体会与认同,不可否认,在对霹雳审美逐渐疲劳的现在,小伏的出现让我很是眼前一亮,eg的真面目也是一样让人击节~- -而且不幸的是,一直是军师控的自己,在霹雳里萌的第一个军师居然是小伏。。。感慨下至今还无缘相见的四爷和没看齐整的粽子。

我知道小伏是幕后的黑手,知道是他操纵了小钗去杀人,但是,在他的立场来说一点也没有错,军师的职责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用最少的流血换得最大的胜利,就是如何用己方最小的代价换来对方最大的损失。在这点上,小伏做得完全没错,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于是很同意那句,对于相悖立场上的相杀,不论如何我都是恨不起来的。我不会赞许他,但是也没有必要因此去恨,如此而已。

至于莲叶,太沉重了,背负了太多死者亡魂的2人让我没有爱,一如戚顾。

我可以热爱相杀同时又相知的cp,例如龙剑,可以热爱相互争斗又配合无间的cp比如日月,但是就算是被很多人叫后妈的俄,对于太沉重的cp,还是没有感情。

我很恨那种以其中一人作为cp中另一人的软肋来要挟的行为,早从当年看BG就是如此,每次看到都牙痒痒的。而到了BL里这种情感倾向更加明显。

对比莲叶如今的境地,我想到的是谈谈被擒的时候,大饼的那句“谈无欲你死也要给我死回来,不然就不配当我素还真的师弟”(不记得是剧还是同人里看到的了,但是一直印象深刻。。。)想到当时把师弟留在罪恶坑的大饼就觉得很美好,那样的一种“抛弃”,才是信任的体现~~><~~

一直和四儿在群里感叹同生共死的问题,说如果一定要选的话,大饼会把生的机会留给小钗而和谈谈一起坦然赴死。。。(现在我想说的是,如果是为了如今这样kuso的理由,大饼你要死自己死,麦拖着谈谈。。。不值得!哼哼)于是进而一说起就很羡慕,谈谈走后对大饼最有好感的就是他疯掉的那场。

面对扮演师弟的大仔要留下来帮助他的言辞,大饼一下子柔软下来的语调,好,我们共进退,一下子温柔得我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几乎。就算面对的是你认为无比强大的对手,你仍然会说我们共进退,因为知道师弟不会在意被你连累,因为难得有你不用仔细去考虑去周全而可以只凭直觉去面对的人。于是之后那意气奋发的“日属阳”出口的时候,我真的是无比希望另一端的是谈谈本人,然后能再重温当年剑踪里第一次看到重出的谈谈和饼儿念着诗号飘然降落后明圣剑法出手的时候的激动澎湃到热血沸腾的感觉。只可惜是大仔=- =。。。(顺说,于是我对于剑子拐龙的行为从来不觉得有什么怨恨,本来就是你情我愿不用说对不起的事情,那2只自己乐意就行了。。。真正勉强到自己的事情,就算是为了剑子,龙也不会去做,这点我对龙很有信心~~><,只要理解成是剑子对龙的信任,想想看纵然剑子朋友无数,但是能让他这么放心陷害的,这么近乎撒娇地拖了就跑的,只有龙。。。于是看起来有些过分的行为,其实只是因为太过亲昵了而不避嫌了。想想你有脾气是不是对家人对恋人对朋友发作更多。。。因为知道他们会包容你不会因此就和你翻脸。。。-v-于是我是喜欢那种可以共进退的cp的,也许这才是我最初会从性别意识太过浓厚的BG爬到BL的最初原因吧。太多的保护含有太多的小心,潜意识来说隐藏的是不信任不平等,是太多的顾虑,这样的关系我萌不起来。是说仔细回忆好像我的老公老婆还有最好的几个桃花jq。。。都是属于互损的类型。。。俄就喜欢随口能拉来损拉来骂的。四儿,怪不得俄酱耐你。。。乃是继俄lp后最妖孽的一只,磨牙。也大概因此在整个小楼里,我最喜欢的,是风中劲节篇,单论性格,我喜欢的是轻尘,风云篇重开看到的时候仍然时候很心水啊,一如当初初见的惊艳,但是要说感觉,我最喜欢的是劲节和东篱,尤其时候那场东篱去要挟提督要到军粮后,被关押的他丝毫不担心,只是微笑说我做到了我该做的能做的事情都做到了,接下来就看别的人会做些什么了。微笑着回忆着某人说的那句“你放心”,相信他会有办法救自己离开。唉><~~信任和背叛是我最喜欢的课题,无论是涉及两者中任意一方或者是同时涉及。)

扯远了。。。拉回来说之后假扮的莫莫也不愿意走的时候,大饼直接把人一掌拍走,果然在你心里能共进退的人只有谈谈么。。。(只要一说到日月,我对饼儿的好感就开始上升。。。唉。。。)小谈只是个单纯的孩子,甚至有时候会觉得只是单纯的过分了。想起来我喜欢的孩子都是很单纯的。。。某个意义上,也所以都是偏执的人。所以才那么招人心疼么,打滚!

四儿是粟米,而作为半谈控的自己(自从变成了龙命后-v-眼里就只容得下龙了。。。擦汗,俄果然是专情的好孩子。。。)和她碰到的时候总是自然而然就谈到我们共萌的cp—日月。实话说,虽然我本命是龙单人,但是说到cp,我萌龙剑都不如日月,日月争辉,好就好在那个争字上。一个好的动词往往意态全出。(想到初中做阅读分析的时候了,春风又绿江南岸,笑滚)。于是一个争字让我萌到不行。虽然谈谈说过:“既生无欲,何生还真,一山难容二虎”但是饼儿更是可爱地意气满满地说过“我死了你还有生存的目标么”。

虽然到如今月隐的时候,去看这句话,突然觉得有些莫名的憋屈。所谓力是相互的,那么一样,感情也是相互的,在日月关系上,谈谈离开后,你又何尝轻松。前2天还和人说当年离开2哥哥后朱儿就从yd的桃花眼变成了死鱼眼,到如今2哥哥死后,朱儿已经只有一层皮了。现在想下,自从谈谈走后,就觉得整个饼儿都黯淡下去了,在日月时期的那个活泼到有点跳脱到我都想说大饼我不认识你的饼儿。。。。消失了,又变成了那个素贤人,那个清香白莲。黯淡到我老觉得是乌云蔽日了。那种生动鲜活的感觉一下子就被抽掉了。

我萌的最久的最深的漫画是棋魂,于是也一直就很喜欢那句话,一局名局,是要两个旗鼓相当的对手才能下的。于是不管少了哪一个,另一个都只能郁郁寡欢。前几天复习北斗杯。看到小亮半夜起来,偷偷看到塔矢名人一个人对着棋局坐着沉思,等着那永远不会再出现的对手来下那一手棋。突然又哭了。。。最近真是神经纤细,很容易伤感到啊。

唉……于是不管是海殇君死后被留下的梵天,不管是剑子失踪后的龙(虽然我很相信现在2只一定很逍遥一起退隐中,开疆22集那诡异的最后几秒就是为了证明这个啊!!!!),还是谈谈退隐后的饼儿,没有了那个平等而又莫逆的存在。真的是无比寂寞的事情啊。。。(又想到当年杨死掉时候的莱因哈特。。。唉,如果说吉死的时候,莱还能有为了实现共同的目标去代替他活下去的心态的话,那杨死的时候,小莱只能叹寂寞了。)

又扯远了。。。每次都能下笔千言离题万里似乎也是我的毛病了,当年写随笔给高中老师的时候,他每次都会感慨说为么你的随笔永远比你的作文好看。。。于是某只作文一直在偏题边缘徘徊并且最终高考不负众望果然偏题的人只好一直陪着笑爬过。

日月就像是2个最好的对手戏的演员,因为对方的存在而让自己也显得更加精彩。于是在互相争斗中获得共赢么该叫,笑。所以特别喜欢练云人调侃小谈的时候的话,日月的默契俄最满意的一点就是那2人对于彼此的关系的高调程度。。。当时2人共赴鬼没河的时候元凰在那冷眼看2只郊游一样闯关的时候,看到机关破后两人合力夺得宝物的时候,三口组说的那2只的契合无间,还有之后尹秋君打趣说他们师兄弟的时候。以至于就算小谈消失那么那么久了,那天四儿截给我看的素材里,看到赭叔说到日月的关系,还是忍不住激动雀跃。彼此的映照的存在啊~~~~~~提此及彼。

于是饼儿独自一次一次使用明圣剑法的时候,就会很心疼他,成名已久的剑法,却没有了曾经一直站在身边不曾退后的师弟一起来使。执意用这个剑法去贯穿覆天殇的死穴的时候,不知道他时候什么心情呢。。。使用明圣剑法,到底时候一种对于过往的缅怀,是一种对于逝去的执着,还是一种仿佛对方仍然与自己同在的错觉呢。

前几天看了x的新演唱会,一直以为在toshi退出,hide辞世之后,x永远只是一个传说了,但是再次召开的巡回演唱会(据说还会在上海开唱。。。某家的蛋正在努力攒钱要去看。。。)上,那时时刻刻用背景屏幕播放着的hide,那甚至不惜高昂费用也要投影出来的hide,看得人异常心寒。因为真真正正能感觉到,他已经不在了,那个红色的影子,那个跳脱的身影再也不在了,x永远失去了他……于是如果撇除商业上的噱头考虑因素,我会觉得x在自己心上放刀,巡回过程里时时刻刻去提醒自己,已经永永远远不会再完整了。用存在去提醒自己那不会再存在的红-v-

同样,看到大饼一次一次孤独地执剑使用明圣剑法,我总觉得像一种自虐,一种时时刻刻在提醒自己另外一个人已经不在了的自虐。还是说会不自觉期待有一天有人能够回应他,再同使这套本就属于2人的剑法呢。

好吧,我承认,借着回忆日月的心情,我遗忘了早上对饼儿的愤怒。但是对莲叶的感情,我从之前的敬仰和不能玷污诽谤的感慨,已经到了不愿意去提。

想到在那bo上看到的话,作为结束语好了。

“你素還真的好友是好友、遺憾是遺憾,赭杉軍的好友、赭杉軍的遺憾又算什麽!”

 
 
 
Re:看bo归来由莲叶的怨念而起的口水
[ 2008-6-26 8:53:00 | By: 一壶一HC(游客) ]
 
一壶一HC(游客)NND-V-你们俩的日月回帖比正文还长,回来再说
接触霹雳很久了,但自己去看也只是最近的事情,谈不上深刻的感悟,也就随便看了几集狂刀和奇象-V-
之前天天在群里见你们谈日月、莲叶、龙剑,茫然的很,觉得无非是你们俩执念发作-V-笑,果然看过了跟没看过区别巨大啊
呵呵,我虽然最早听到的CP是日月,但最早看的片段是莲叶,就是神州里饼子跟小钗互K的那段(我承认我喜欢看饼子被人K到吐血-V-四儿你不觉得很帅么)
之后搜了些剧情看(土豆被河蟹了==),开始我是很同情叶小钗的…近两千集的霹雳,能比他惨的也不多了……但同情归同情,喜欢又是另一码事,抖着胆子说了我的第一感觉……感觉他是老素手下第一得力的打手……不知道为什么,老觉得叶小钗好象跟老素一起的时候,独立性不够,除开打架,好象老素很多事情都帮他弄好了……
谈谈够独立,就如导演在群里说的,日月分开后他们还是自己,这样的CP才够资格她萌……墙裂排这句,虽然我对谈谈无感(望天,发现偶对霹雳虽然CP控的特性消失了,但颜控出来了……我比较喜欢圆脸,比如饼子这样卡通的圆~~~)
龙剑……接触的不多,暂时只能说,我更喜欢剑子,可爱,FH的老道,龙首对我来说有种难以名状的感觉,剑子可以做朋友,龙首于我而言只能做上司……甚至只能远远的看着,不敢接触
卡卡,还跟导演说呢,偶萌的正好跟乃的相反
望天,霹雳女人多炮灰造成了我CP控难以发作的现状,风采铃前期很有智慧,也很大气,只是生了小缘后智商下降,有怨妇的感觉-V-加上老剧的造型……如果她以新偶的造型出场,偶说不定就控到底了……公孙月虽然很多人喜欢,但我还没太多感觉……西风很可爱啊,但不是我的茶(问题估计在燕归人身上)……仙姬?算了吧,宁可龙剑、佛剑、ALL剑……姥无艳和羽仔,目前比较顺眼的BG吧,虽然我坚持认为,羽仔对姥无艳不是爱情。顺提下羽仔,其实他很符合我对男人的标准——话少……尤其跟饼子比,那话简直少到境界了(当然不能跟小钗比,SO莲叶相随的时候越发觉得饼子的话多到我想掀桌子),不过羽仔又太自闭,没有人能走到他内心世界中去,他总是在回避,这样的性格又让我萌不起来,只能说喜欢。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看bo归来由莲叶的怨念而起的口水
[ 2008-6-7 21:57:00 | By: 桃孜(游客) ]
 
桃孜(游客)
以下引用=v=(游客)在2008-6-3 13:36:00发表的评论:
大人您写的实在太好了,让我看完后只想说:日月无光,莲叶永随呢=v=

俄从来没有想过要别人认同自己的看法,只是在自己的bo里想什么就说什么而已,至于大人喜欢什么不待见什么,某只自认没有权力也没有兴趣干涉,so,请大人自由地……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看bo归来由莲叶的怨念而起的口水
[ 2008-6-3 13:36:00 | By: =v=(游客) ]
 
=v=(游客)大人您写的实在太好了,让我看完后只想说:日月无光,莲叶永随呢=v=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看bo归来由莲叶的怨念而起的口水
[ 2008-4-11 22:01:00 | By: lxh333 ]
 
lxh333
以下引用四儿(游客)在2008-4-11 16:40:00发表的评论:
以下引用桃孜在2008-4-10 0:35:00发表的评论:
好吧,我承认小伏本来就有过错,如果站在中原的立场来看。。。
我从来没说他这么做是对的。。。只是他要为此付出代价了。。。所以,我没有什么好怨的。。。平静接受他的结局,继续喜欢他,如此而已。

对小钗的怨念不过是他不用付出代价,如果他能为此也付出相应代价,那么我同样没有什么好怨的,世界是公平的,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so,还是很喜欢龙那句。。。江湖路,风起云涌。。唉唉,我流产的奇迹啊。。。爬过。。。

好吧,伏婴师的问题上我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不讲立场阵营,只是在异度魔界里头他以他的所作所为让我不DJ,更何况有些东西,我不能接受立场阵营作为解释说辞。。。
唉,大概因为我喜欢过他(当然只是一丝丝拉啦- -+),可他的行为渐渐地背离了自己的看待问题的原则,所以才会更加愤懑吧。。。

个挫人,三句话不离你家儿子-v-
哼哼。。。仰天淫笑~日月争辉可不准流产哦,小池池跟我都睁大眼睛看着呢,嗯~
<STRONG>以下为桃孜的回复:</STRONG>
所谓的爱之深责之切么,贼笑,无所谓拉,保持个人意见就是了~么么~
话说我不要儿子出来啊!!!个死预告,让我一面激动一面泪奔。。。
万一出来又被神收了,老子就去拗掉所有霹雳的盘nnd!!!

不要顾左右而言他。。。“日月争辉”哈~!
不是说不会收的嘛,安啦,估计也就是借三只的人气,出不出来还是个问题撒=3=
 
 
 
Re:看bo归来由莲叶的怨念而起的口水
[ 2008-4-11 16:40:00 | By: 四儿(游客) ]
 
四儿(游客)
以下引用桃孜在2008-4-10 0:35:00发表的评论:
好吧,我承认小伏本来就有过错,如果站在中原的立场来看。。。
我从来没说他这么做是对的。。。只是他要为此付出代价了。。。所以,我没有什么好怨的。。。平静接受他的结局,继续喜欢他,如此而已。

对小钗的怨念不过是他不用付出代价,如果他能为此也付出相应代价,那么我同样没有什么好怨的,世界是公平的,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so,还是很喜欢龙那句。。。江湖路,风起云涌。。唉唉,我流产的奇迹啊。。。爬过。。。

好吧,伏婴师的问题上我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不讲立场阵营,只是在异度魔界里头他以他的所作所为让我不DJ,更何况有些东西,我不能接受立场阵营作为解释说辞。。。
唉,大概因为我喜欢过他(当然只是一丝丝拉啦- -+),可他的行为渐渐地背离了自己的看待问题的原则,所以才会更加愤懑吧。。。

个挫人,三句话不离你家儿子-v-
哼哼。。。仰天淫笑~日月争辉可不准流产哦,小池池跟我都睁大眼睛看着呢,嗯~
以下为桃孜的回复:
所谓的爱之深责之切么,贼笑,无所谓拉,保持个人意见就是了~么么~
话说我不要儿子出来啊!!!个死预告,让我一面激动一面泪奔。。。
万一出来又被神收了,老子就去拗掉所有霹雳的盘nnd!!!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看bo归来由莲叶的怨念而起的口水
[ 2008-4-10 0:35:00 | By: 桃孜 ]
 
桃孜好吧,我承认小伏本来就有过错,如果站在中原的立场来看。。。
我从来没说他这么做是对的。。。只是他要为此付出代价了。。。所以,我没有什么好怨的。。。平静接受他的结局,继续喜欢他,如此而已。

对小钗的怨念不过是他不用付出代价,如果他能为此也付出相应代价,那么我同样没有什么好怨的,世界是公平的,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so,还是很喜欢龙那句。。。江湖路,风起云涌。。唉唉,我流产的奇迹啊。。。爬过。。。
 
 
 
Re:看bo归来由莲叶的怨念而起的口水
[ 2008-4-9 13:47:00 | By: 四儿(游客) ]
 
四儿(游客)
以下引用lxh333在2008-4-8 21:56:00发表的评论:
PS:
果然我总是喜欢异类魔而反感异类人...
魔有人性,我喜;人有魔性,我烦。
圣君如此,朱闻如此。
金光如此,小钗如此。
以下为桃孜的回复:
我喜欢矛盾挣扎的个体。。。so。。。

啊,点!!!表达能力差的我呀,总是被乃一句话正中下怀!!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看bo归来由莲叶的怨念而起的口水
[ 2008-4-9 13:46:00 | By: 四儿(游客) ]
 
四儿(游客)
以下引用lxh333在2008-4-8 21:50:00发表的评论:
墨道长甫一出场,就得了我三分好感-v-我对玄宗一向存着好感嘛...到他为了避免六祸教主和千流影父子相见死其一而作的人性化努力,到他与饼侃侃而谈双桥,赭道长又言及日月才子(那句经典的“听闻你也有一名同修好友”XD),当真令我心花怒放啊~当然更多的是激动于“日月才子”,所以才把传乃的文件命名为“我爱玄宗”XD...直到他对赭道长说出那句“谁说吾孤军一人,只要世上尚有一人肯挺身对抗魔界,那个人便是吾之战友”,我我我真的喜欢极了墨道长...当他带着盲夫子、舞先姬去灭魔火而耗损自己的元功(我还HC地把文件命名为“墨道长好帅啊!”——其实又何止一个“帅”字了得...),紧接着又是布出四奇阵挡住魔界大军,最后的最后都因为发现叶小钗入魔情况跟赭道长当年近似而想也不想这可能是魔界的诡计(事实上就是伏婴师!)而再耗元功试图恢复他的心智,正如同当日剑子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元功输入圣踪体内...道家的人,怎么关键时刻都是这么“戆”呀!倘若叶小钗再不悔悟,劳资觉得他甚至连死在赭道长拳下的资格都没有,靠!

貌似说了半天都没有切中重点叶小钗...
唉不过我反正在群里多次表态了...
对于你说的日月的部分,我一向是无上赞同啊XDDD
只有当我对CP的双方都是满满的爱、且1+1>2时,我才会萌一个CP,所以大萌日月——啊是说谈谈那句“净由秽生,明从暗出”,当真是君子坦荡荡-v-能够去面对、去正视自己的黑暗期,而从那样的泥沼里都努力地爬起脱胎换骨重获新生的谈谈,真是让人喜爱啊;饼也是如此,以前面对义务冲突时他会去衡量算计人命价值的大小从而牺牲掉一方,但是九皇座之后新生的饼,正如他所说他不会放弃任何人,他对苦境人的大爱,他所追求的理想世界,才真正成了大爱和理想——但他面对叶小钗的时候,却没有办法不自私,这一点恰是对他那句“不会放弃任何人”最大的讽刺,我是相信他所说的话的,可是编剧究竟是在素还真本人和莲叶之间选择了莲叶,奇怪也哉,据说写饼戏部分的编剧本身是个铁杆素迷,到底还是跳不出“素还真舍不得叶小钗”的怪圈吧——这样怎么成就他的大爱他的理想呀,不是一句“不会放弃任何人”就可以彰显他这种转变的心态的呀,他去救护被鬼夜母残害的苦境百姓、他去会轩辕BT时救助妖道角,那样的戏分真是让我感动万分,但是为了叶小钗、他自己说出口的话如今看来竟成了笑话了...我、、我、、我能不纠结么...自从谈谈走了以后,饼的人参,真是寂寞如雪啊~如今四弟也退隐去了,书前辈在神之一族疗伤,他身边只有一个满手是血的叶小钗...好吧赭道长,当然也算是战友吧...啊?墨道长死的时候那场戏的配乐真是极度煽情,惹得劳资一下就泪飙了,赭道长那一声痛心疾首的“好友啊!”到如今还回荡在耳边TAT...乃说得对,回溯历史,这都是拜叶小钗放圆儿出二重林所赐!!
从没有一个人可以令我迁怒到饼,很不幸叶小钗做到了。
所以今后,莲叶退散!!!
以下为桃孜的回复:
所以说霹雳的bj一个很厉害的地方是经常可以让你淡化主次问题
比如说小钗,浴血救圆儿的事被这么渲染,塑造了多么高大的形象,当时我看的都很敬佩小钗,心想果然是自己错过了辉煌的小钗啊,结果。。等冷静下来再一想,他充其量不过就是将功补过还没补上而已。圆儿如此重要的问题,大饼交托给他,只留他一人是信任他!而之后他心软让圆儿离开导致半路被劫杀,最后不单圆儿死了断层接合,他自己更是被控制造成如此大的杀孽!霹雳写得小钗似乎很无奈很伟大的样子。。。某个程度上也是他咎由自取。哼哼。

不过说起来要是饼不尽力救小钗,怕也早被口诛笔伐了吧。。。莲叶确实很难折腾。。。饼不放弃自己也不放弃任何人,他只是迫使别人不得不放弃自己放弃他人而已。

-v-嗯求同存异嘛,双修包含龙剑XDDD嗯嗯挫人你是个宽容的人...如果换位,乃双修了,含了月饼,指不定俄就要掀桌子了,喷~~话说嘛,双修的一层因素,也是带着点挑动乃眉脚的意味,玩笑的时候看乃那哼哼哼哼的小模样真是欠笑撒XDDD

喜欢一个人,总会为他着想的撒...比如我总是觉得田宁对不起自力,尽管知道这不能全怪她...所以乃喜欢伏婴师,俄也麻油意见撒,我却要撒花他下周被收...于是各自表达各自的好恶观-v-嗯,求同存异,让俄们高喊日月王道,莲叶退散!吧XD~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看bo归来由莲叶的怨念而起的口水
[ 2008-4-9 13:36:00 | By: 四儿(游客) ]
 
四儿(游客)
以下引用lxh333在2008-4-8 21:48:00发表的评论:
字数太多。。。只能分两次发。。。

我可以不怕死地说一句...我对伏婴师,并不止于迁怒的问题...咩?
对家里头那块笨蛋饼,是迁怒;对伏婴师,是自他逼朱闻回去做朱皇时就开始不满...当时就跟大鸟在群里意见一致,认为一个人不应该、也没有资格去决定另一个人的人生,强要对方做他不想做的事,致令他痛苦地变成死鱼眼,每天在魔界连狼叔都说他总是唉声叹气的...又通过女后的关系一步步让他沦陷下去...当然对朱武的转变我倒不是全推在伏婴师头上,更多地是怨怒他为什么不坚持自己当初的理想,如此、这么快便放弃了,当他跟女后说起对苦境中原一事时,他的口吻尚且是充满友好的,和女后的意见是相左的,但是他转过身去就可以放魔火出动叶小钗去残杀他一直怀有较深感情的苦境人...

= =|||同样跑题的爬回来...对伏婴师,在上上周,我的愤怒开始激化了,是的作为一个魔来说,这样的手段当真是智慧的表现,但是依然是义理上明白,情理上不能接受...虽然我对墨道长和苦境妖道角贫民角的爱肯定是无法平等的,但是妖道角和平民角被魔界(不止是叶小钗)所杀的时候,我心理上毕竟对魔界不认同的。尤其那样的手段...梨儿说由正道使这手段就是智慧、由反派使这手段就是无耻于是双重标准,这我倒无可反驳,毒辣的程度上来说,自然是魔界更残忍,但手段的本质终究是一样的,饼策反寂寞侯的桥段、一步桃子洗白吞的桥段...但我还是坚持,问题的症结不在于这种手段本身,而在于被施与这种手段的一方到底是否一切事情的始作俑者。坦白说倘若魔界不是想尽办法牺牲己方无数魔的性命也要去抢夺苦境中原,苦境的人尤其以饼为主肯定不会去强攻异度魔界的(他们和苦境魔界之后就和平相处)——这一点我是无论如何也相信的。作为侵略者,难道能抱着反正我是侵略者怎么做都可以的心态么?
魔、东瀛、识界,都是陷入这种思维定势。仿佛一出生就应该为了所谓己方的利益而去侵犯他方的利益。也有异类,魔有朱闻,东瀛有莫召奴、普生大师、冲田鹰司,识界有释云生、熏池。魔界只有朱闻,是个真正意义上的叛逆的魔,他从一开始就反对侵略讨厌战争,而吞则是有了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后才做了叛逆的魔。可惜朱闻最终无法坚持自己的理念...这些地方,尤其是魔界和东瀛,孩子们一出生就没有选择地被告知一定要去杀戮,还美其名曰为了改善魔界生存环境、为了祖国内部稳定,当年大爷小赦小鲸鱼他们这些热血青年就这样牺牲掉了——这是实打实没有人性的军国主义。
就好像以前看到有人为小顾的行为辩驳。辩驳的理由居然是,小顾是反派嘛,当然应该杀人放火...诸如此类。颠倒了因果关系,小顾做了很多反派做的事情,所以他才是反派;而不是因为他是反派,所以他很应该做反派的事情不做那就不是反派了。嗯题外话,我从不想去为小顾的一些令人发指的行为辩驳什么,无论他童年受的苦导致心理上有残缺等等都好,都不能作为他去伤害无辜者的足够理由,没人有资格去随意剥夺他人的性命。

以前一直很困惑为什么玄宗的人会对魔界有那么深的仇恨,即便是叛逃的双桥,在提到魔界的时候也是不无鄙视,如今看到这样的魔界,心寒。而这恰恰是表面上朱武、实际上伏婴师领导的魔界呢...如果不是颜控,我甚至觉得阎魔旱魃都比伏婴师可爱...
而在伏婴师刚出场的时候,我甚至是有些喜欢这个角色的,只是他终究不是叛逆的魔,终究是无人性的魔,甚至比大爷小赦他们冷血得多的魔,我想整个魔界跟他思想上最接近的就是女后和弃天帝了。至于女后,多少因为她是个女人的缘故,对于她惯常的强势,我还是有钦佩之心的,只是她夺取圆儿阴阳骨的时候,我诅咒过她。
以下为桃孜的回复:
抚摸,除了很原则性的问题,我一向是一个求同存异的人,- -不给自己找憋屈。。。不然和你和麟儿2只双修也混不下来了。。。
so,我不反感被子,也不会太去介意你反感被子,我只能控制自己的感情自己的选择,不会也没有必要去同化别人的想法。

你要说我三观偏差我也没有意见,因为我很少因为什么心系家国的牺牲精神去喜欢一个人,我喜欢的孩子大多是有着一定偏执的,立场灰色的存在。
比如谈谈比如龙比如小顾比如蝴蝶君比如阿来。

而被子,我现在并没有到命的阶段,要说多爱也是有限的,只是在有看过的部分里觉得是我看新剧的动力,很能引起我的兴趣这样。不过我确实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在被子的立场做这些事。想到猪儿和2哥哥说的什么没有立场的朋友。。。只可惜是空谈,就像当年看笑傲江湖的时候,也喜欢过那段正道和魔教长老的友情,但是终究注定是没有好下场的,当彼此的身份鲜明化的时候,只有对立。so猪儿一直就是一个太理想主义的存在啊。。。唉

我的意思不是他是魔他就可以做坏事,他是反派所以他应该做坏事这样,我只是说,因为处在对立的立场,一些针对对方立场的行为都无可厚非。
所谓的仇恨,更多的是习惯吧,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世代都这么打过来,那么也将这么打下去。。。在杀戮中蔓延的敌对情绪啊。。。
出身敌对世家的小孩子从小被教导到内化成本能的东西,这种观念不是说改就能改的撒。猪儿自然是异类,而要坚持下去本来就不是容易的。错生了躯壳的心啊。


么~我依然还是觉得,挑起这场对立的一方始终是罪数多一层的。比如小日本侵略中国,我绝不会觉得他们利用汉奸打击抗日分子、以汉制汉的做法是智慧的是不值得谴责的,这个世上没有人有资格无理由剥夺他人的生命...
当然如果没有反派的入侵苦境,霹雳的戏也不会好看了吧,但我终究无法觉得入侵的那方就是做任何事都可以的,唉也可能我终究是站在苦境平民的角度看问题...
至于理想主义嘛,如果人人都觉得那是个理想不能实现而不去试着做,那它永远只能是个不能实现的理想了,饼不管怎样,一直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而不放弃,猪儿么,当年嘴皮子很会说话,结果实际行动却直接放弃,还是为了个婆娘(好吧这种痴情我一点也不喜欢,如果他是为了魔界我倒更能接受)。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看bo归来由莲叶的怨念而起的口水
[ 2008-4-9 13:27:00 | By: 四儿(游客) ]
 
四儿(游客)
以下引用lxh333在2008-4-8 18:42:00发表的评论:
很不幸地告诉乃...
日月争辉地址连接失败- -。。
个挫人。。。
以下为桃孜的回复:
乃才挫!我就能听的明明!

刷新了能听噻~~掏耳朵一v一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看bo归来由莲叶的怨念而起的口水
[ 2008-4-8 21:56:00 | By: lxh333 ]
 
lxh333PS:
果然我总是喜欢异类魔而反感异类人...
魔有人性,我喜;人有魔性,我烦。
圣君如此,朱闻如此。
金光如此,小钗如此。
以下为桃孜的回复:
我喜欢矛盾挣扎的个体。。。so。。。
 
 
 
Re:看bo归来由莲叶的怨念而起的口水
[ 2008-4-8 21:50:00 | By: lxh333 ]
 
lxh333墨道长甫一出场,就得了我三分好感-v-我对玄宗一向存着好感嘛...到他为了避免六祸教主和千流影父子相见死其一而作的人性化努力,到他与饼侃侃而谈双桥,赭道长又言及日月才子(那句经典的“听闻你也有一名同修好友”XD),当真令我心花怒放啊~当然更多的是激动于“日月才子”,所以才把传乃的文件命名为“我爱玄宗”XD...直到他对赭道长说出那句“谁说吾孤军一人,只要世上尚有一人肯挺身对抗魔界,那个人便是吾之战友”,我我我真的喜欢极了墨道长...当他带着盲夫子、舞先姬去灭魔火而耗损自己的元功(我还HC地把文件命名为“墨道长好帅啊!”——其实又何止一个“帅”字了得...),紧接着又是布出四奇阵挡住魔界大军,最后的最后都因为发现叶小钗入魔情况跟赭道长当年近似而想也不想这可能是魔界的诡计(事实上就是伏婴师!)而再耗元功试图恢复他的心智,正如同当日剑子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元功输入圣踪体内...道家的人,怎么关键时刻都是这么“戆”呀!倘若叶小钗再不悔悟,劳资觉得他甚至连死在赭道长拳下的资格都没有,靠!

貌似说了半天都没有切中重点叶小钗...
唉不过我反正在群里多次表态了...
对于你说的日月的部分,我一向是无上赞同啊XDDD
只有当我对CP的双方都是满满的爱、且1+1>2时,我才会萌一个CP,所以大萌日月——啊是说谈谈那句“净由秽生,明从暗出”,当真是君子坦荡荡-v-能够去面对、去正视自己的黑暗期,而从那样的泥沼里都努力地爬起脱胎换骨重获新生的谈谈,真是让人喜爱啊;饼也是如此,以前面对义务冲突时他会去衡量算计人命价值的大小从而牺牲掉一方,但是九皇座之后新生的饼,正如他所说他不会放弃任何人,他对苦境人的大爱,他所追求的理想世界,才真正成了大爱和理想——但他面对叶小钗的时候,却没有办法不自私,这一点恰是对他那句“不会放弃任何人”最大的讽刺,我是相信他所说的话的,可是编剧究竟是在素还真本人和莲叶之间选择了莲叶,奇怪也哉,据说写饼戏部分的编剧本身是个铁杆素迷,到底还是跳不出“素还真舍不得叶小钗”的怪圈吧——这样怎么成就他的大爱他的理想呀,不是一句“不会放弃任何人”就可以彰显他这种转变的心态的呀,他去救护被鬼夜母残害的苦境百姓、他去会轩辕BT时救助妖道角,那样的戏分真是让我感动万分,但是为了叶小钗、他自己说出口的话如今看来竟成了笑话了...我、、我、、我能不纠结么...自从谈谈走了以后,饼的人参,真是寂寞如雪啊~如今四弟也退隐去了,书前辈在神之一族疗伤,他身边只有一个满手是血的叶小钗...好吧赭道长,当然也算是战友吧...啊?墨道长死的时候那场戏的配乐真是极度煽情,惹得劳资一下就泪飙了,赭道长那一声痛心疾首的“好友啊!”到如今还回荡在耳边TAT...乃说得对,回溯历史,这都是拜叶小钗放圆儿出二重林所赐!!
从没有一个人可以令我迁怒到饼,很不幸叶小钗做到了。
所以今后,莲叶退散!!!
以下为桃孜的回复:
所以说霹雳的bj一个很厉害的地方是经常可以让你淡化主次问题
比如说小钗,浴血救圆儿的事被这么渲染,塑造了多么高大的形象,当时我看的都很敬佩小钗,心想果然是自己错过了辉煌的小钗啊,结果。。等冷静下来再一想,他充其量不过就是将功补过还没补上而已。圆儿如此重要的问题,大饼交托给他,只留他一人是信任他!而之后他心软让圆儿离开导致半路被劫杀,最后不单圆儿死了断层接合,他自己更是被控制造成如此大的杀孽!霹雳写得小钗似乎很无奈很伟大的样子。。。某个程度上也是他咎由自取。哼哼。

不过说起来要是饼不尽力救小钗,怕也早被口诛笔伐了吧。。。莲叶确实很难折腾。。。饼不放弃自己也不放弃任何人,他只是迫使别人不得不放弃自己放弃他人而已。
 
 
 
Re:看bo归来由莲叶的怨念而起的口水
[ 2008-4-8 21:48:00 | By: lxh333 ]
 
lxh333字数太多。。。只能分两次发。。。

我可以不怕死地说一句...我对伏婴师,并不止于迁怒的问题...咩?
对家里头那块笨蛋饼,是迁怒;对伏婴师,是自他逼朱闻回去做朱皇时就开始不满...当时就跟大鸟在群里意见一致,认为一个人不应该、也没有资格去决定另一个人的人生,强要对方做他不想做的事,致令他痛苦地变成死鱼眼,每天在魔界连狼叔都说他总是唉声叹气的...又通过女后的关系一步步让他沦陷下去...当然对朱武的转变我倒不是全推在伏婴师头上,更多地是怨怒他为什么不坚持自己当初的理想,如此、这么快便放弃了,当他跟女后说起对苦境中原一事时,他的口吻尚且是充满友好的,和女后的意见是相左的,但是他转过身去就可以放魔火出动叶小钗去残杀他一直怀有较深感情的苦境人...

= =|||同样跑题的爬回来...对伏婴师,在上上周,我的愤怒开始激化了,是的作为一个魔来说,这样的手段当真是智慧的表现,但是依然是义理上明白,情理上不能接受...虽然我对墨道长和苦境妖道角贫民角的爱肯定是无法平等的,但是妖道角和平民角被魔界(不止是叶小钗)所杀的时候,我心理上毕竟对魔界不认同的。尤其那样的手段...梨儿说由正道使这手段就是智慧、由反派使这手段就是无耻于是双重标准,这我倒无可反驳,毒辣的程度上来说,自然是魔界更残忍,但手段的本质终究是一样的,饼策反寂寞侯的桥段、一步桃子洗白吞的桥段...但我还是坚持,问题的症结不在于这种手段本身,而在于被施与这种手段的一方到底是否一切事情的始作俑者。坦白说倘若魔界不是想尽办法牺牲己方无数魔的性命也要去抢夺苦境中原,苦境的人尤其以饼为主肯定不会去强攻异度魔界的(他们和苦境魔界之后就和平相处)——这一点我是无论如何也相信的。作为侵略者,难道能抱着反正我是侵略者怎么做都可以的心态么?
魔、东瀛、识界,都是陷入这种思维定势。仿佛一出生就应该为了所谓己方的利益而去侵犯他方的利益。也有异类,魔有朱闻,东瀛有莫召奴、普生大师、冲田鹰司,识界有释云生、熏池。魔界只有朱闻,是个真正意义上的叛逆的魔,他从一开始就反对侵略讨厌战争,而吞则是有了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后才做了叛逆的魔。可惜朱闻最终无法坚持自己的理念...这些地方,尤其是魔界和东瀛,孩子们一出生就没有选择地被告知一定要去杀戮,还美其名曰为了改善魔界生存环境、为了祖国内部稳定,当年大爷小赦小鲸鱼他们这些热血青年就这样牺牲掉了——这是实打实没有人性的军国主义。
就好像以前看到有人为小顾的行为辩驳。辩驳的理由居然是,小顾是反派嘛,当然应该杀人放火...诸如此类。颠倒了因果关系,小顾做了很多反派做的事情,所以他才是反派;而不是因为他是反派,所以他很应该做反派的事情不做那就不是反派了。嗯题外话,我从不想去为小顾的一些令人发指的行为辩驳什么,无论他童年受的苦导致心理上有残缺等等都好,都不能作为他去伤害无辜者的足够理由,没人有资格去随意剥夺他人的性命。

以前一直很困惑为什么玄宗的人会对魔界有那么深的仇恨,即便是叛逃的双桥,在提到魔界的时候也是不无鄙视,如今看到这样的魔界,心寒。而这恰恰是表面上朱武、实际上伏婴师领导的魔界呢...如果不是颜控,我甚至觉得阎魔旱魃都比伏婴师可爱...
而在伏婴师刚出场的时候,我甚至是有些喜欢这个角色的,只是他终究不是叛逆的魔,终究是无人性的魔,甚至比大爷小赦他们冷血得多的魔,我想整个魔界跟他思想上最接近的就是女后和弃天帝了。至于女后,多少因为她是个女人的缘故,对于她惯常的强势,我还是有钦佩之心的,只是她夺取圆儿阴阳骨的时候,我诅咒过她。
以下为桃孜的回复:
抚摸,除了很原则性的问题,我一向是一个求同存异的人,- -不给自己找憋屈。。。不然和你和麟儿2只双修也混不下来了。。。
so,我不反感被子,也不会太去介意你反感被子,我只能控制自己的感情自己的选择,不会也没有必要去同化别人的想法。

你要说我三观偏差我也没有意见,因为我很少因为什么心系家国的牺牲精神去喜欢一个人,我喜欢的孩子大多是有着一定偏执的,立场灰色的存在。
比如谈谈比如龙比如小顾比如蝴蝶君比如阿来。

而被子,我现在并没有到命的阶段,要说多爱也是有限的,只是在有看过的部分里觉得是我看新剧的动力,很能引起我的兴趣这样。不过我确实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在被子的立场做这些事。想到猪儿和2哥哥说的什么没有立场的朋友。。。只可惜是空谈,就像当年看笑傲江湖的时候,也喜欢过那段正道和魔教长老的友情,但是终究注定是没有好下场的,当彼此的身份鲜明化的时候,只有对立。so猪儿一直就是一个太理想主义的存在啊。。。唉

我的意思不是他是魔他就可以做坏事,他是反派所以他应该做坏事这样,我只是说,因为处在对立的立场,一些针对对方立场的行为都无可厚非。
所谓的仇恨,更多的是习惯吧,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世代都这么打过来,那么也将这么打下去。。。在杀戮中蔓延的敌对情绪啊。。。
出身敌对世家的小孩子从小被教导到内化成本能的东西,这种观念不是说改就能改的撒。猪儿自然是异类,而要坚持下去本来就不是容易的。错生了躯壳的心啊。

 
 
 
Re:看bo归来由莲叶的怨念而起的口水
[ 2008-4-8 18:42:00 | By: lxh333 ]
 
lxh333很不幸地告诉乃...
日月争辉地址连接失败- -。。
个挫人。。。
以下为桃孜的回复:
乃才挫!我就能听的明明!
 
 
 
Re:看bo归来由莲叶的怨念而起的口水
[ 2008-4-8 15:24:00 | By: 四儿(游客) ]
 
四儿(游客)沙发控。。。
沙发先!!!劳资回去认真回。。。乃每次都让劳资鸡冻。。。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